张志民:魏老的传承与创新

2016-03-05 12:18:07      点击:

魏老就是一个现代的文人

我认为魏老啊,他本身就是个文人,魏老本身就是个文人,他是现当代最不像一个书法家。从身份上和现在这个官本位的角度来说,他最不像一个现当代的一个书法家。正因为是这样,他反而和古人接轨了,也反而把魏老给成全了,这两个位置我再解释。


和古人接轨呢——刚才我说了,颜欧柳赵,苏黄米蔡,褚遂良,都不是艺术学院的院长,也不是什么美协的主席,不能说别人,也不是这么什么什么,但是,但是他们都是大艺术家,为什么?因为他们是文人。王羲之,官稍微小点,比起颜真卿和褚遂良来,但是他是个文人;魏老是个文人,不管在什么岗位,他是文人——他是受传统文化教育泡起来的,成长起来的,所以说他本身是个文人;他的作品不可能出现与文人没有多少关系的,但是基于文人画。


刚才和一些朋友有聊到,基于新文人画和旧文人画,我不太欣赏。所谓的文人画就是不是真正的画画的一些纯粹的文化人,写诗的,大伙在一块儿玩,顺手画几笔,喝完酒啊,画几笔,接着题上诗。是这样的。


其实我认为,在中国美术史上这个文人画应该是怎么理解呢,应该是文人画对中国绘画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,但是不应该叫文化,应该更准确地说一批文人参与绘画对中国绘画起到的推动作用。  宋徽宗,这个大家都知道,他是纯粹的国家有画院,宋代不是有画院吗。咱现在看到的什么范宽啊,那个款啊,那个款都题到边上,根本没有提示的,画画就是画画,制作性很强,一张画是一张画,题个小款,到元代开始相当一部分文人不愿去在那里反复制作,纯粹画画了,他认为那种画画是画匠,他就开始,就是一种很轻松的书法家、诗人、文化人开始介入这个绘画,宣纸生宣开始出现,他开始不使绢了,他找到这个形成的东西了,抒发这个文人的情怀。愉快了,就发泄这种愉快的境界;痛苦了,就愤怒的发泄;所以说,后来说这叫文人画,其实当时那些人他不认为这是文人画,他玩。


魏老是一位符合中国书画规律的真正的艺术家

黄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图》,是画给朋友的,他并不是参加全国美展啊,也并不是给企业老板要卖钱的,他是画给朋友的,他现在是大作,这个王羲之的这个兰亭序,他也是大伙喝着酒,玩的一种东西,这就是文人。 我认为这可以用我们现在的说法叫文人画,但是我很反对叫文人画,因为我认为在中国这个美术史上,就有那么一个时期,有一批文人,推动了中国美术史的发展,而且这些人不一定是专职的画家,本来那个时候专职的画家,过去专职的画家是匠人啊,都是些达官贵人,政治家、企业家,这样就包括石涛,都说是和尚这么穷,到后来我看过好多的历史资料,他这一生根本没受多少苦,在扬州那个徽商,三代都和他交朋友,他和他爷爷玩,和他儿子玩,到最后和他孙子玩,他也随着他老啊,为什么他的画能在英国的博物馆里面啊,为什么能出国啊,就是那些商人给他提供一些生活便利,他在那跟商人玩,画着画,画完以后呢,商人可能到最后和外国商人交往,把画交友,也不一定卖,那些商人绝对不像现在似的,就为了换那点钱,他可能就是正好外国一个商人来了,送出去,他们有商业交往,他接着把这张画拿走吧,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画的。他也没说他是全国美协会员,就是我的一个朋友,而且是一个和尚,你看墙上这张你喜欢吗? 就光提了他的名字,拿走了,流传在国外,应该是这样。


所以说,后人把艺术给搞歪了,其实完全是很正常的,包括西方的野兽派、印象派,都是都是一伙伙计在那儿玩,玩着玩着玩出名堂来了。一开始被人骂,到后来玩出名堂来了,一看,是厉害,实际上正像我刚才说的中国的文人画是一样,推动了西方美术史的发展,这一批人是有功的,但是他是玩,他不是说我就是要为时代为国家创造一批好的作品,不是,绝对不是, 但是他们的作用比这个“是”还要起的作用要大的大,那是艺术发展的规律。


你比如说,现在有人给我布置一个任务,要画一张什么什么画,反映什么反映什么我肯定画不好。  这是它的规律,这就体现他的艺术性,应该是这样,所以说魏老是这样,为什么人们越来越对他更加关注,人去世了,更加关注,就是他的东西给时代留下了,这一笔财富是非常不得了的,和有一些人在一个阶段搞出这么一批产品来现在这个产品就没有了,所以说呢,从他家里再找出这么一点产品来,再拿出来,不一样,他这是一生的产品,一生的东西,他不能成为产品,一生的艺术、精神,实际上是精神所在,所以这个文人啊,我觉得应该是这样,它本身是个文人。


所以说我认为艺术家也应该是这样,所以说文人、画家也好,一个真正的艺术家,对魏老评价我认为更好,是一个符合中国书画规律的一个真正艺术家,他用他的行动,用他的创作,来证明了书画必须有文化,必须继承传统,必须符合时代,在自己的那个追求当中,那个理想当中,去创新。

魏老书法分传统和创新两个阶段

谈到魏老的书法,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,他的书法可以分为这么几个阶段。

他的书法第一个阶段就是尊重传统。书法和绘画还不太一样,它不是大自然。魏老是尊重传统的。晋代唐人写楷,是吧。第二个阶段,他开始创新。大概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他可能受到日本的一些影响吧,一些新的特点;但是他最后又来一个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。他第二个阶段可能是感觉在中国传统的这个基础上,往前吸取,或者是什么什么一些特点;但是呢,他到后来,又慢慢慢慢地往回再走——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啊。所以说,他写到这个炉火纯青的时候了。


你像黄宾虹也是这样。他早期的绘画,大家看到的,一看就是宋元之山水。他画的很地道,清代的四王的他也画过;但是到后来,他越来越变越来越变;当然,有些人说他眼睛不行了。不光那个原因,他成熟了,各方面都成熟了,慢慢慢慢,到最后从大自然当中找到了他想要的。黄宾虹的画,一看就是大自然,就是大自然的东西。


所以,书法跟绘画相比,还有不同的东西。书法“中得心源”的东西更多。应该说这样,不能说它没有大自然的东西,也有,但是它“中得心源”的东西更多,文化的东西更高!这个包括抽象和具象的问题。


有好多油画家,现实主义的油画家和我交流,他就认可我的观点。现实主义油画家一般的是反对抽象的,但是我说,你那个背景,你看看那些西方的现实主义绘画的那些大师的作品,看原作,你整体看和局部看一看;一些局部的地方就是抽象的嘛!非说抽象,没有那点抽象的东西,是没有味道了;而且照片里都有抽象的东西。为什么我们不敢面对这个问题呢?


所以说,这个具象和抽象的东西,我认为是好多人忽视的。就是一个手啊,正反两面,唯心唯物也是两面,具象和抽象也是两面。我这么说,你说是手,我这么说你说是手,这么着是手,不能看成是其他东西吧?但是好多人忽视了手是好多面的。

我们的文化也是好多面的,我们继承也是好多面的。


实际上,抽象具象对大自然和心灵,外师造化和中得心源,实际上就是一个手的两面。千万不能把它分开,分开就完了。什么阶段说什么话。范宽也曾经说过师古人不如师造化吗。他已经师古人师的差不多了,他才突然发现,哦,造化。他已经到这个中得心源了,他突然发现,哦,应该在回归自然了。他那个师古人不如师造化,就是他到了第二个阶段了,应该回归自然的阶段了,他体会出这句话来了。不是说我们就说师古人不是师造化,我就光去写生去,那西洋也会画,那就不用去研究中国的东西了,随意说。


我的确是魏老的学生

我认为,魏老在这方面做得非常有意思。其实他这个创新阶段的书法我也很喜欢。我上学的时候,魏老到我们学校,他和朱学达先生,他给我们上课。为什么他对我们很有感情呢,他尽管向来没说我是他的学生,他向来不跟别人说张志民是我的学生,但是他确实是我的老师,我也确实是他的学生!他没说。但是,有些不是我的老师的,倒着说是我的老师,我说好,三人行必有我师现在还有一个说法,三人行必有我师母!(笑)


挺好玩,是吧,所以说魏老向来没听到他跟任何人说山东艺术学院院长是我的学生,他向来没说,但是我真是他的学生,他正儿八经的给我们上过课;而且他那个写那个很创新那个阶段,我现在还留着,就是写的这种感觉的,我现在还留着,可是现在看上去呢,就是说,不可隔断的一段,没有这一段也不一定有后面这一段,这是不可割舍的,而且这一段也有成功地,里面也有很多成功地因素,应该是这样。

售前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前旺旺客服
点这里给我发消息
手机网站二维码